减轻市场主体的非税负担;另一方面还需均衡税
分类:财经 热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副主任何代欣指出,长期以来政府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为公共服务提供了一些资金保障。但是,这些收费的定价标准会随时间产生变化。这些年,随着规模效应提升,这些收费的固定成本被摊销,政府等部门提供这些服务的成本出现了相应的下降。因此,下调公共服务类收费,将使老百姓切实享受到减负红利。

  国务院再推3000亿规模降费新举措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今年降低政府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的措施,进一步为企业和群众减负;决定下调对进境物品征收的行邮税税率,促进扩大进口和消费;配合《外商投资法》实施、适应优化营商环境需要,通过一批法律修正…【详细】

  财政部:2019年公开预算的中央部门比去年增加13个人民网北京4月3日电4月2日,2019年中央部门预算集中向社会公开。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回答记者的提问时表示,2019年共有102个中央部门公开部门预算,比2018年公开的89个中央部门增加13个。 与2018年中央部门预算公开工作相比,…【详细】

  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商标续展注册费收费标准由1000元降为500元、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民航发展基金征收标准降低一半、至2024年底对中央所属企事业单位减半征收文化事业建设费、对产教融合试点企业兴办职业教育符合条件的投资按投资额30%抵免当年应缴教育费附加和地方教育附加等。此外,还明确将降低移动网络流量和中小企业宽带资费全年约1800亿元,降低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下浮铁路货物执行运价、减并港口收费等。

  中金公司分析师易峘和梁红等人分析认为,与货币刺激或大幅增加政府投资相比,减税降费对总需求的提振效应更为“平滑”、“副作用”也更小。以降低政府收入份额的形式实现积极财政,既不直接抬高杠杆,也无资产价格泡沫化、投资回报率下降等隐忧。如果本轮大规模减税降费得以有力实施,对稳增长有积极的作用。

  司法部:争取解决农民工欠薪问题行政法规年内出台人民网北京4月4日电司法部网站3日刊登《司法部关于充分发挥职能作用认真做好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有关工作的意见》。 《意见》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落实根治欠薪工作要求是司法行政机关深化司法为民实践的一项重要任务。各级司法行政机关要带…【详细】

  减税刚落地,降费“礼包”又至。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今年降低政府性收费和经营服务性收费的一系列措施。预计实施后,全年将为企业和群众减负3000亿元以上。专家指出,降费与减税一样,都是降低成本负担、增厚企业利润、改善营商环境的有力举措,还能调动消费积极性,可谓“一举多得”,将促进中国经济更好地实现高质量发展。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从7月1日起,减免不动产登记费,扩大减缴专利申请费、年费等的范围,降低因私普通护照等出入境证照收费标准,将车库、车位等不动产所有权登记收费标准由每件550元降为80元。这一系列降费举措,可以直接惠及广大民众。

  分析人士认为,未来一方面需要继续加大力度减税降费,减轻市场主体的非税负担;另一方面还需均衡税费之间的结构,使减税降费在合理的结构优化中起到更优的激活市场活力作用。

  买机票更省钱、办护照少花钱、不动产登记少交钱、上网流量更省钱、出国“海淘”少缴税、公民身份信息认证不花钱……今年,中国民众将会在日常生活的更多场景中获得“降费红包”。

  “各种类型的收费,因此,最终往往要由广大消费者来承担。有助于提升相关领域的市场需求和消费活力。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要看到,这在经济面临外部不确定性和内部转型压力的当下,减税之后再次推出扎扎实实的降费举措是十分必要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对本报记者说。降费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支出、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

  中国76家房企发布年报 2018年利润平均上涨23%中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在2018年首次突破17亿平方米,销售额同比上涨12.2%,多家房企利润也明显上升。万科、恒大、碧桂园三家龙头房企“日赚”接近或超过1亿元(人民币,下同)。 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万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详细】

  警方冻结“团贷网”资金超31亿!查封1架飞机“团贷网”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有新进展,4月3日晚间,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布情况通报称,目前,该案的查封、冻结、扣押工作取得初步成果。截至2019年4月2日,对“团贷网”累计冻结账户数2825个、冻结银行资金31.1亿元人民币…【详细】

  据了解,涉企收费林林总总,其中法律法规明确认可的收费,目前主要有三类。一是政府性基金,主要指为了支持某项公共事业发展征收的具有专项用途的财政资金,纳入财政预算管理。此次明确下调的民航发展基金、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均属于此类。二是行政事业性收费,主要指在向公民、法人提供特定服务的过程中,按照成本补偿和非营利原则向特定服务对象收取的费用。近年来,中国大幅削减了此类收费,并公布了目录清单。三是经营服务性收费,通常指向社会提供场所、设施或技术、知识、信息、体力劳动等经营服务行为收取的费用,此次降费中的港口收费就属于此类。

  丛屹指出,“税”与“费”关乎企业的生产成本和家庭的生活成本,在经济转型升级时期,“减税降费”是必须坚持的政策方向。“减税之后,中国再次拿出‘降费’大招,显然是实体经济的重大利好,有利于经济平稳转型升级。”丛屹说。

  减税也好,降费也罢,归根到底是为了稳定经济向好发展态势,促进民生福祉不断提高。

  “对企业来说,许多收费具有强制性、固定性等‘准税收’特征,因此只有减税和降费相配合,才能更好地实现减负效果,让企业轻装上阵,更好地度过转型压力期,增加市场活力。”天津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丛屹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

上一篇:它有很强的恢复力 下一篇:关于出借人的投资策略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